与时俱进的糖酒公司

我长期在商业部门工作,并在糖酒公司退休,因此有幸参与和见证了公司部分经营、管理工作和改革措施。总的感受是:在“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方针下,糖酒公司(包括公司前身,下同)总是与时俱进地促进和发展生产,努力做好购销工作,妥善地安排好市场,出色地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值此欢庆糖酒公司成立六十周年之际,我把印象中较为深刻的公司往事记叙下来,以表达我爱糖酒之情。

上海解放初期,为了平抑物价、稳定市场,糖酒公司分别经营糖、酒、烟、茶等商品,并逐步扩大掌握货源,一方面在批发市场上抛售商品,有力地打击了私商投机活动个,使市场趋于稳定;另一方面建立零售网点,部分商品委托国营上海市零售公司所属零售商店销售,又通过上海市消费合作社联合社所属各门市部按国营零售牌价销售食糖、糖果和饼干等食品。每逢国定节日(元旦、春节、劳动节、国庆节),国营零售店还按上级决定,按零售牌价打九五折供应各类商品,改变了历来逢节必涨的恶习,平抑了物价,使老百姓受益,增强了人民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信任和爱戴。每当劳动节、国庆节举行全市大游行时,人民群众看到国营商业的队伍时,自发站立两旁,夹道欢迎,并不时有掌声和欢呼声,热烈情景,令人难以忘怀。

到了1954年,糖酒公司已经掌握了糖、烟、酒、茶及糖果、饼干等食品的全部或绝大部分货源:各种酒已全部实行专卖;食糖纳入统购统销;卷烟全部实行包销;茶叶实行统购统销;糖果、饼干等食品实行加工、订货、收购,货源绝大部分由糖酒公司掌握起来。这些商品的批发购销业务已全部由糖酒公司取代了,对私营批发商的改造已到了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地步,除少数转业、部分转营的零售商外,对其余大部分批发商都采取了歇业改造,从业人员由糖酒公司吸收,并按“人尽其才、量才录用”的精神安排工作,其中,有业务专长的人员,后来多成为了公司系统的业务骨干。

对私营零售商,普遍采取经销、代销的办法。1956年1月,全行业公私合营后,对其中约有10%的户数实行清产核资,定股定息。对合营后继续经销、代销的小商店,1957年起分别组织共负盈亏的集体所有制合作商店和“政治上联合、经济上分散”的合作小组。

1958年以后,由于历史原因,市场供应全面紧缺,尤以1960-1962三年最为严重。糖酒公司为了安排好市场,采取了以下措施:

第一,促进和发展生产,以增加货源。一是支持工业增产市场需要的工业食品,公司增加对食品工业的生产用糖供应和增加对工业食品的收购量,以弥补其他副食品的不足;二是自力更生地发展商办工业,增加商品供应。在1956年11月,建立七宝酒厂的基础上,1960年后,先后组建成立公司直属的酒厂有:中国酿酒厂、上海枫泾酒厂、上海淀山湖酒厂、金山酒厂和江南啤酒厂。本市酒类货源(不包括啤酒)由过去大部分依靠外地改为本市生产。糕点由于实行凭条定量供应,需要激增,原有工厂生产能力跟不上需要,各区糖酒公司对糕点工厂进行了一次撤并扩大,形成大、中、小相结合的生产体制,提高了生产能力,扩大了生产。到1962年,年产销量达三万吨,比1958年产销量增加两倍。同时,开辟了商业系统生产冷饮。冷饮(棒冰、雪糕)等是当时少数敞开供应的食品之一,需求量激增,原有工业生产的产量远不够供应。糖酒公司就开辟在商业系统所属的禽蛋二厂、三厂等有制冷设备的单位生产冷饮。销量从1958年的1400余万打,到1961年猛增至8200万打,其中商业系统的产量约占当年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第二,争取商业部的支持,增拨一批储备糖给本市。食糖因产区生产下降,调入本市的数量减少,远不够本市需要,在1960-1962三年中,商业部先后增拨给本市的储备糖每年平均4.05万吨,占当时本市食糖货源的75%,为支持工业生产用糖和安排好民用糖奠定了物质基础。

第三,做好供应工作。对一些供应不足的商品,在实行凭条(证)定量供应办法的同时,经过调查研究,对各种特殊需要制定出照顾供应的对象、品种、数量和办法。照顾供应的对象大体上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生理上和生活上的特殊需要,如病人、产妇、婴幼儿以及结婚用的糖果等;第二类是生产上和工作上的特殊需要,如从事高温、高空、露天、水下作业的体力消耗大的工人、体育运动员、文艺工作者等;第三类是其他需要特殊照顾的对象,如车、船、飞机上的旅客以及外宾、外侨、统战对象等,根据不同对象、照顾不同的商品、不同的数量,基本上达到了该照顾的都照顾到的要求。这样细致周到的供应,在当时各地是很少见的。1961年开始,对部分糖果、饼干、糕点实行高价敞开供应(简称“三高”商品),其中不少是长期没有供应的传统名特品种,后来又陆续对部分食糖、卷烟、酒类、茶叶实行高价供应,以适应部分市民消费需要,并增加货币回笼。1965年7月,所以高价商品全部退出高价,恢复平价供应。

第四,支持外地市场供应。糖酒公司利用上海口岸的有利条件,代商业部在上海接卸进口糖,并及时发运到全国各地,1960-1962年,平均每年接卸40.8万吨,比常年增加几倍,以1961年接卸77.6万吨为最多,其中85%以上及时按商业部计划调拨到各省,支援了各地的供应。对沪产卷烟,虽然本市供应也很紧缺,公司仍严格执行上级下达的计划调拨给各地,支持外地的市场供应,获得各调入单位的好评,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事。

通过以上措施,在三年国家经济困难时期,糖酒公司经营的商品社会零售额比常年增加三到五成,占社会商品总零售额的百分比从10%增长到14%,说明糖酒商品在当时起到以小顶大,弥补一部分副食品供应不足的作用。

“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极“左”路线的干扰和破坏,糖、烟、酒、茶商业出现了停滞倒退的局面:商业网点减少,开设在街头巷尾的方便店从原来的二千多户减少到七百多户,经营特色消失;茶糖业等一下传统名特产品被扣上“四旧”帽子,中秋月饼被改名为“色芯饼”,茶饮酒店被诬为“修正主义的安乐窝”被勒令停业,名店、特色店的招牌被砸改名,服务质量下降,营业时间普遍缩短,给消费者带来不便。

商业部分配给上海生产糖果、饼干等工业食品所需的原料,包括食糖、奶粉、奶油等,只安排给上海本市所需,对销往外地产品所需的原料没有安排。为照顾到外地实际所需,糖酒公司不得已而采用来料代加工方式,即外地需要沪产糖果需来糖加工,需要沪产饼干要来粮加工。这是“文革”中的不正常现象。在广大糖酒职工的努力下,糖、酒、烟、茶等商品的购销和生产基本保持正常进行。

粉碎“四人帮”后,经过1977-1978年的拨乱反正,烟糖行业的经营开始复苏,并逐步恢复正常。

1979年开始,糖酒公司贯彻执行改革开放的方针,按照开放式、多渠道、少环节的要求,进行流通体制和发挥国营公司主渠道作用的政策:

一是调整商品购销政策。对工业食品的长期包销形式改为计划收购、订购、选购或完全由工业自销,如饼干、冷饮全部实行厂批、厂店挂钩,糖果实行厂批、厂店挂钩与糖酒公司收购相结合,减少经营环节。

二是开放进货渠道。改变各批发部、零售商店一个口子进货的限制,按市场需要多渠道自由采购,打破糖酒公司所属批发部“三固定”的供应方法,即固定供应区域、固定供应对象、固定作价办法,实行不分供应对象,就可就近跨区进货和灵活作价,同时发展了一批大、中型零售商店经营零售兼批发业务。1991年11月,本市食糖也开始实行多渠道经营。1992年8月,本市酒类价格全面放开。

三是扩大商品省际双向交流。糖酒公司在继续组织糖果、饼干、罐头等食品销往外地的同时,将各地的名特优新产品引入上海市场。

四是支持食品工业生产。对他们生产需要的食糖、奶粉、奶油等原料,大都采取按实结算办法供应,即收购多少产品就供应多少原料,基本满足工业生产需要。

糖酒公司还在“确保、调节、丰富、维护”四方面做好工作,进一步发挥国营商业的主渠道作用。

一是确保食糖等监控商品的有效供应。糖酒公司想方设法始终保持食糖有充足的库存。1984-1987年,本市先后发生过五次抢购食糖风潮,公司依靠充足的库存,组织运输力量,紧急调运食糖到批发部和零售店,抢购风潮很快平息下来,稳定了市场。

二是平衡供应的调节作用。糖果销售的季节性很强,淡旺季销量比为1:8。为了缓解旺销季节产不足销,淡销季产大于销的矛盾,糖酒公司在淡销季节采取择优收购,储存在天然恒温的松江辰山仓库,一般储存三千吨左右,到国庆、元旦、春节等旺销季节,出仓投放市场,调节了生产阶段性的供货不足。

三是丰富市场的作用。每逢重大节日,公司在节前深入食品工厂,提供商情,促进增产适销商品,及时收购,并提前大量投放沪产、名牌、正宗、优质商品及新产品,使基层企业备足货源,备齐品种。对中秋月饼等节日商品,加强了市场预测和信息工作,根据市场变化,随时调节生产数量和品种,做到销售高峰不脱销,节后不积压,品种丰富多产。

公司为发扬传统技艺,增加名、特、优、新糖糕食品供应,生产“四特”糖糕食品,即特选原料、特种技艺、特色产品、特优服务。到1992年止,先后有哈尔滨、利男居、上海食品厂、区老大房、一定好等六家生产供应“四特”食品,供应以来,丰富了市场,满足了多种需要。

四是维护消费者利益的作用。对酒类供应,公司贯彻执行市政府颁布的《上海市酒类商品产销管理暂行规定》,实行酒类生产、经营许可证制度和向市外采购酒类商品需经市烟糖公司化验并检测合格才能销售,基本上杜绝外来伪劣酒进入本市。同时,对国家名白酒实行挂牌经销的办法,保证消费者到挂牌经销商店购买的名白酒货真价实。对糕点商品,市、区两级烟糖公司都设有管理糕点食品卫生的专职人员,并制定有关生产、储存、运输、销售等一整套卫生管理的规章制度,专职人员经常指导、督促、检查各生产经营单位的执行情况,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保障了糕点的食用安全。公司还设立了监督电话,接受群众监督。

我离开糖酒公司工作岗位已经多年,但我仍关注这公司的改革和发展。每当我参加公司在敬老节举办的聚会时,我都认真聆听了公司领导介绍的公司经营情况,我欣喜地感到,近年来公司改革的力度更大了,发展更快了,绩效也更好了。从食糖的经营改革来看,已经走出上海,面向外省,成效显著,不仅已经恢复了在上海历史上食糖贸易中心的地位,而且有了新的发展,糖酒公司不断减少了经营和流通环节,这将更加有利于扩大流通,有利于调控市场,有利于稳定糖价。公司近年来取得的辉煌业绩,使我们老糖酒人也感到高兴和自豪。为此,我祝愿糖酒公司在“十二五”规划期间,更上一层楼,作出新贡献!在把上海建设成全国、乃至世界贸易中心的目标中立新功!

与时俱进的糖酒公司,我爱你!

(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