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拼兑”工人的成长

2011年,我们迎来了糖酒集团的六十华诞。屈指数来,自从1979年4月进入糖酒工作以来,足足32个年头。32年来,我经历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糖酒的发展;同时,自己也在糖酒的培养下,在无数前辈的教导下,渐渐地由一个对商业一无所知的退伍士兵成长为一家拥有160家门店、员工近千人的商业连锁企业的掌门人,成为了一家大型商业集团的领导。
  1979年春天,我从部队退伍回到上海。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我被分配到糖酒公司下属的茶叶批发站工作。4月的一天,我怀着好奇又兴奋的心情来到茶叶批发站。那是一幢坐落于东余杭路上的四层楼建筑(在现在来看,那幢楼显得有些简陋;而在当时,单位能有这样的一幢楼就已经很不错了)。在为我办理了报到手续后,一位领导接待了我,他告诉我,茶叶批发部负责的是当时上海茶叶的统购统销工作。并要求我在工作中要吃苦耐劳,要尊敬老同志;作为党员要严格要求自己,事事起到模范作用。
  第二天,我正式到茶叶批发站“拼兑”小组上班。“拼兑”小组的工作就是将茶叶从3楼投料口将要“拼兑”的茶叶倒入搅拌机里。经搅拌后,成品从一楼的出料口出来,再由人工进行分装后入库。听似一个简单的过程,但实际上工作很累很辛苦。当茶叶倒入搅拌机搅拌时,灰尘、茶叶末满天飞,整个车间被粉尘笼罩、烟雾腾腾。一天下来整个人就像从灰里爬出来一样,灰头土脸。再说说分装入库吧,那时仓库里条件很简陋。经手工分装的茶叶都是靠人一箱箱往上堆,一直要堆到五、六个高,有的甚至要堆七、八个高。这绝对是个体力活,一天堆下来,经常是腰酸背痛。
  如果说要用二个字来形容当时的“拼兑”工作,那就是“脏、累”。用现在的眼光看,这种活就是新一代农民工也不一定愿意干。
  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仗着自己年轻、身体又好。我事事争先,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从不叫苦叫累。由于肯吃苦、干活卖力,半年后,我被单位提升为“拼兑”组的组长,还送我去业余学校参加学习。在单位的培养和老师傅的指导下,加上自己的努力,我渐渐由一名什么都不懂的退伍战士成长为茶叶批发站的生产骨干。就这样,我在“拼兑”组一干就是五年。在此期间,“拼兑”组年年被评为先进。直到1984年,我迎来了人生的一个大转折。
  1984年,作为当时上海企业整顿的试点企业之一,糖酒公司根据领导班子“老、中、青”三结合的要求,对茶叶批发部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由于自身的努力加上一定的幸运成份,我成为了茶叶批发部领导班子中最年青的一员。一夜之间,我由一名组长跳过股长,一下子成为了副科级干部。面对着身份的巨变,我既兴奋,又茫然不知所措。兴奋的是我的付出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我的前途似乎更加光明;茫然的是我将来下属中有的是早我几年工作的师兄、师姐,有的是一路带我走来的老师傅,还有在茶叶行当里工作多年的老法师。我这样年轻,在那个论资排辈的年代该如何领导他们?正在那时,糖酒前辈向我伸出了援手,他一面教授我专业知识和管理技巧,一面鼓励我放手工作,不要有顾虑。经过一段时间的带教,在前辈的指点下,在广大同事的大力支持下,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我很快地进入了角色,胜任了新的工作。从此,我一步步地走向成熟。不知不觉间从稚嫩的青年慢慢地成长为沉稳的干部。
  光阴似箭,转眼间已二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二十多年时间里,我先后在糖酒集团下属麦琪淋食品厂、四平路冷库、糖酒第六批发分公司担任过领导工作。
  1996年,捷强集团成立以后,我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先后出任连锁公司党总支书记,副总经理、总经理,捷强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等职。在捷强工作期间,我历经了捷强成立初期的快速成长,历经了卷烟集约化经营后的业务萎缩,历经了企业商业模式转型后的的重振与转型成功后的腾飞。同一时间里,我见证了糖酒集团第一家上市公司的挂牌,见证了新一代海派黄酒——石库门的诞生与发展,见证了糖酒甜蜜的事业走向全国。
  今年我已经虚度光阴58载,再过二年我将退休,将离开培养我多年的糖酒,将离开我为之奋斗,为之拼搏的企业。此刻,我百感交集,为糖酒的发展而感到自豪,为糖酒对我的培养而感到感激,为自己能为糖酒的发展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而感到欣慰,为即将离开糖酒而感到不舍!
  日月更替,万物更新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在此,我衷心希望新一代的糖酒人能继承前辈的光荣传统,继续高举“和博奋进、志在超越”的大旗,紧密团结在糖酒领导班子周围,努力工作,积极开拓,为建设百年糖酒建功立业!
  最后,我想说一句——糖酒,祝您60岁生日快乐!

(捷强公司 王伟君)